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關於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關於《思書》


《擬把疏狂圖一劍》前篇 柳三聽濤(完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2018/09/14
7   0  


  兩個月後,泰山。

  段濤望著腳下翻騰的雲海,若有所思。

  他想的,是西域的男子,還有暮雲山的白衣女子。

  一者劍法如雲變幻,無定無象。

  一者劍法快如雷電,防不勝防。

  截然不同的劍法,卻同樣讓他感覺到失敗的滋味。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。

  段濤拔起了立在一旁的重劍,凝視著劍脊上一道三寸寬的缺口。

  這是被白衣女子最後一劍所擊穿的,劍決結束不久,回收配劍的段濤這才發現,精鐵打造的重劍,竟然被鑿穿了洞來!這是他踏入武林以來,未曾有過之事!

  更令人訝異的,段濤還撿到了一截滿是裂痕地斷刃。

  白衣女子的劍,斷了!

  段濤總算明白,為何她遲遲不肯使出全力了──全力一劍,居然連劍身也承受不住而斷裂!

  那究竟是多麼可怕的快劍?

  「……柳三,面對雲與雷,老頭這山,能勝嗎?」段濤放下了重劍,記憶中的那一幕,是劍光還是電光?分不清,實在分不清。

  靠在石背上的柳三,叼著一根野草,搖頭道:「說劍法我不懂,不過要是照我來看,山擋不住雲,更擋不住雷。」

  段濤一愣,點頭道:「是啊,山擋不住雲,更擋不住雷!」

  柳三道:「不過……」

  「不過?」

  「不過,要是有風的話,應該能擋得住吧。」柳三搔搔頭,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說。

  「風?」段濤瞇著眼,細細思考著柳三的話。


  片刻後,段濤如夢大醒,猛然抬頭,「蒼雲本無形,雷電亦如此,我以有形之山去對付,自然錯了,大錯特錯!但如果能引風入山,那便不同了!」

  頓了頓,接著道:「山勢高而長風起,長風起則雲洶湧,雲洶湧則雷馳鳴。雲雷之起,源於長風之勢,同樣雲雷之散,也在長風之動。好!好!好!好一個『風』字!」

  段濤縱聲大笑,面對心中不甘,他總算看見了一道梯子,一道足以跨越他們的梯子。

  柳三看著近乎狂態的段老頭,忽然想起了那一天,小姑娘打亂戰圍後所說的話──

  「別比了好嗎?這有什麼意義?有什麼意義?」

  比武比武,比出個高低勝敗,究竟有什麼意義呢?

  甚至為了鍛鍊,讓自己揹負重劍六年,好熟悉劍的重量,只為了傳承一部劍招,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?

  柳三吐出嘴裡野草,也朝變幻無定的雲海看去,只覺心頭更亂了。

 
 
……
 
 
  三年後,野林荒屋。

  秋風瑟瑟,落葉紛紛,天地間滿是蕭索之意。

  柳三坐在樹下,目光雖然落在前方的段濤身上,卻是出神地想著近期傳聞。

  暮雲山的白衣女鬼,無淵子,一年多前正式下山,開始了挑戰天下之路。在這一年來,戰無不勝,輕易贏得「劍中快手」的美名。而在無淵子身旁,依舊跟著一名姑娘,始終以不諒解的眼光,注視著娘親的每一場劍決,卻再沒有出手干擾戰局。

  那名曾經在西域與段濤交手的男子,凌雲生,在無淵子名聲西傳半年之後,終於在未婚妻的陪同下,踏入了中原。在此之前,在西域提起凌雲生之名,早已等同於西域武學第一人的代稱了。

  這兩條消息雖然驚人,卻沒有比第三條來得震驚。

  ──九月初一,凌雲生與無淵子,兩人決戰暮雲之巔!

  柳三怎麼也想不到,這兩個讓段老頭嚐到不甘滋味的人,竟然要分出一個高下。

  「他是再找死嗎?」柳三皺眉道。

  他曾聽過凌雲生得的病,那並不是一時之症,而是不治之症!得了這種重病,竟還不顧生命危險,遠到中原,只為與一人印證武上高低。

  這種想法、精神,他無法理解,實在無法理解。

  隱約地,柳三似乎能了解,那名「情兒」姑娘,為什麼看見段濤時會嘆氣了……

  「柳三,三年歲月,我總算創出了這套劍式。」段濤忽然開口說道,將柳三的思緒打斷。

  段濤手中握著一柄劍,不是那把陪伴了他三十年頭的重劍無鋒,而是一把只有無鋒劍腰脊寬的三尺長劍。

  劍身在陽光的映照下,流動著紫色光芒,好似夕陽西下之時蔚變的雲霞。

  段濤將長劍平舉,道:「這把劍名為『紫流』,是我請江湖名鑄『葬劍居』,特地將重劍無鋒熔了,並加入紫金鍛造而成。劍身雖然小了許多,重量卻絲毫未改。」

  柳三站起身來,好將紫流劍看清楚。

  仔細一瞧,劍身中央的部分,卻有一道三吋寬的缺口。

  段濤察覺了柳三目光,指著那道缺口,解釋道:「這是那日重劍被無淵子擊穿的位置,我特請葬劍居留下,以為警惕!」

  頓了頓,接著道:「接下來,我便演練那套劍術給你看,直道你學會為止。學完了,你答應我的第三件事也就完成了。」

  見柳三點了點頭,並未多說些什麼,段濤揮起了紫流劍,一時間劍氣如風,掃動滿院落葉,秋意更濃了……

 
 
  半個時辰後,柳三接過了段濤手中沉重的長劍,劍招行路已是了然於心。

  段濤平靜道:「十三年,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硬要你陪在我這老頭子身邊,辛苦你了。」

  他拍了拍柳三肩膀,又說道:「今日,是凌雲生與無淵子決戰之日,可惜我是來不及了。往後一切,就拜託你了……」

  說完,段濤哈哈大笑,轉身朝林子走去,不一會身影已經看不見了。

  這時柳三才醒來似的,跪了下來。

  「十多年來的恩情,點滴在心。我雖不明白,江湖人的追求的是什麼,也不想去明白。但我一定會替你留下這劍法,師父,今日我以三拜拜別。」

  他朝段濤離去的方向拜了三拜,起身朝林子的另一方走去。

  在那之後,再也沒有人見過『亂雲叟』段濤。

  至於轟動江湖的暮雲之戰,卻在凌雲生發病、無淵子配劍斷折的情況下,不得不結束,勝負留待未來。

  只是誰也想不到,那一場勝負,卻是永遠也無法實現了……

 
 
……
 
 
  許多年以後,藏麟山莊擂台。

  三名年輕人各據擂台一角。

  一人黑衣如墨,冷漠地望著其他兩人。

  一人白衣如雲,在這緊張氣氛之中,似臨花苑,遊園賞華,一派輕鬆。

  一人青衣如風,手中紫流劍還未出鞘,已有冷冷寒光透鞘而出。

  最後,還是青衣人先開了口,道:「在下虞純秋,代替祖師,請戰《蒼雲變》與《無痕劍》傳人!」

  其他二人默然不語,然而配劍已在握。

  虞純秋莞爾一笑,紫流劍出鞘瞬間,周圍氣流猛然一頓,隨後狂風怒轉,化入劍氣當中猛烈朝二人撲去。

 
 
  其招正是昔年亂雲叟所創,《狂嵐勢》最初那一式──天風九轉出山岫!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發佈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

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標籤: 長篇 x 10 小說 x 7 武俠 x 15

分享: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