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關於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關於《思書》


《卷一 潛鋒勿用》 第二章 客自瀟湘來(四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2019/03/02
3   0  


  興許是因為擱下心中大石的緣故,鍾青凜與墨妃娟的腳程頓時輕快不少,還未亭午時分,就已抵達葬劍居外的洗心小徑。

  兩女還未走近,便聞嘈雜言語不斷傳來,似是起了衝突,聽那言談之中,滿溢了忿恨之詞。

  兩女心生怪異,眾所皆知,葬劍居傳承久遠,究竟創立於何年何代已遙不可查,數百年來,蒙受葬劍居恩惠的正邪兩道不計其數,甚至有了默契──若是有人膽敢得罪劍居主人,或於洞庭西山島上鬧事,不必劍居主人動手,正邪雙方,自有人代為教訓、制裁。

  正因如此,西山島上素來無人敢引發爭鬥,可是今日怎麼會爆發衝突?

  兩女自山林小道中走出,還來不及將眼前情況理解個分明,目光隨即為一道刺眼銀流吸引過去。

  銀流矯健,逆天而起,如蛟龍騰身,排浪分海,威聲赫赫卻不著於勁道,反而以巧轉力,一個旋身撥擋之勢,接連格開刀、劍、槍三方夾擊,隨後輕巧落地。

  而那遭遇銀流打亂攻勢的三名兵器主人,重心遭奪,身形不穩,狼狽跌落。

  塵埃落定之後,兩女這才辨得仔細,原來那銀流是把青龍戟,此刻正穩穩地握在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手中。再觀那被輕描淡寫地斷去招式的三人,也非無名之輩,竟是在西武林小有名氣的劉勝己、吳三魁與李子燕。

  三人落地後馬上重整攻勢,刀劍在前槍在後,以三角之勢再次出擊,此時突然瞥見十多枚蝶形暗器,映射太陽光芒,交織出十多條金線,朝三人拋射而來。

  那些暗器速度並不快,可三人見狀卻是氣得滿臉通紅,二話不說立刻轉攻為守,使出各自看家本領,或擋,或掃,極力避免這些煩人的蝴蝶沾身!

  「居然敢擋!」一名十三、四歲的小姑娘,自男子身後探出頭,見暗器一一被擊落阻擋,氣得臉頰圓鼓鼓的,抓著一口短劍,不停跺腳。

  情勢至此,三人雖是有怒難申,也只能暫時壓下情緒,提著武器退身至後方人群之中。

  氣氛稍見緩和,墨妃娟這才有充裕時間觀覽全局究竟為何。

  原先只注意到劉勝己三人,直至他們放棄攻勢退走,赫然發現來客不只有西武林人士,南、北、東武林也來了不少人馬,粗略一算至少也有二十多人。然而,面對如此陣仗,對面人手顯得單薄無力,僅有男子與小姑娘兩人而已。

  雙方以洗心小徑為界線,僵持不下,誰也不肯率先收起兵器作出退讓。

  雖是如此說道,劣勢明顯是人手充裕的那一方。

  除卻了方才已經進攻的劉勝己三人之外,人群中已有不少人衣袍破損,帶有塵土,顯然與他們三人同樣不敵,只能退居人群之中。

  「師妹。」

  身旁的鍾青凜忽然叫喚道,說明道:「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託杜鵑。那名小姑娘正是劍居主人的獨生女,蝴蝶;而那男子便是葬劍居三名兵使之一,杜鵑。」提到後面那人之時,她的語氣忽轉嚴肅。

  「兵使……」墨妃娟低聲重複。

  前來葬劍居之前,師姐曾與她詳細說過葬劍居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地方。所謂兵使,乃是承受劍居主人偌大恩情而無法償還之人,選擇獻身為僕,守衛葬劍居一方安寧。

  正如先前所言,葬劍居交際手腕遍於正邪兩道,誰人也不肯輕易得罪,是以兵使一職,只聞其名,不見其人,鮮少派上用場,不想今日卻是撞上了。

  墨妃娟皺起眉頭,疑問道:「也不知道是發生何事,竟把兵使也惹出來了?」

  鍾青凜正想接話,神情忽然丕變,連忙掄掌推開墨妃娟,同時一只二尺長的碧綠銅簫驀然上手。
  氣貫銅簫,化作嗚咽曲聲而出,陣陣音波,打亂了由上而落的蝶形暗器軌跡,散落一地。

  「可惡!這兩個也擋!」那小姑娘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。

  墨妃娟抬頭望去,只見蝴蝶將手上短劍一甩,散落鍾青凜四周的蝶形暗器如有感應,一一倒飛

回去,吸附在短劍之上,轉眼之間,一尺不到的短劍已成二餘尺長的蝶劍。

  攻擊接連受挫,蝴蝶滿肚子委屈,向著杜鵑喊道:「杜叔叔,他們一個個都欺負我!」

  杜鵑並未理會她,而是打量地看了兩女一會兒,詢問道:「可是瀟湘谷來人?」

  鍾青凜收起銅簫,抱拳道:「正是瀟湘谷弟子鍾青凜,這位是我師妹墨妃娟。」

  「可有信物?」杜鵑的聲音毫無抑揚頓挫。

  「有。」鍾青凜望向墨妃娟,後者知曉其意,自袖中拿出一節竹片拋出。

  杜鵑伸手接下竹片,識別一番後,終於道:「九嶷淚竹無誤,兩位請入洗心小徑。」

  聞言,鍾青凜帶著墨妃娟行了一禮,越過群俠走入小徑之中。

  兩女出現的太過突然,兵使杜鵑又放人放得太過直接,頓時引發群俠躁動。

  李子燕率先發難,皺眉道:「為何瀟湘谷門人可入,卻把我等拒於門外!」

  「不錯,莫非兵使是欺我等名氣不揚!」一名滿臉鬍鬚的北武林大漢說道。

  臉上被一條疤痕破相的年輕男子說道:「今日劍居主人一定要給個說法,否則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韙,我等也不會退。」

  不僅是群俠,杜鵑身旁的蝴蝶也是不明就裡,質問道:「杜叔叔你怎麼就放人了!」

  面對雙方逼問,杜鵑神色不變,只是平淡地說道:「此乃劍居主人與瀟湘谷之約。」

  蝴蝶氣呼呼地嘟著嘴,可聽見自己爹爹名號,也不好多說什麼,只好把矛頭轉回不肯退去的群俠身上。

  「那他們呢?」她環指眼前之人,不高興道:「不會也跟爹爹有約吧?」

  杜鵑向前走了一步,青龍戟橫亙於身前,緩緩說道:「再不退走,惡龍誓飲人血。」

  話音未落,騰騰殺氣席捲而出!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發佈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

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標籤: 擬把疏狂圖一劍、武俠、三羽 x 1

分享: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