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關於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關於《思書》


《卷一 潛鋒勿用》 第二章 客自瀟湘來(二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2018/12/09
7   0  


  先一步登島的兩名綠衣女子,穿梭在樹林篩落的陽光與林蔭之間,不曾緩下腳步。

  雖然簡單以綠衣一詞稱呼兩人,可是她們身上穿著風貌仍然存在差異之處。

  疾步走在前頭的女子,年紀稍長,卻也不過二十五歲左右,神情嚴肅,目光專注,身上穿著一件無比貼身的深綠色勁裝,衣服上繡以為飾的竹葉紋路,看似錯落無章,卻在女子舉手投足間,竹紋頓時鮮活起來,就像是竹林裡颳起了陣旋風,細葉成劍,銳意逼人,盡顯不讓鬚眉的英氣。

  緊跟在後的另一名女子則是與之殊異的氣質。

  那名女子不過二十歲光景,身穿的一襲淺綠色衣裙,彷彿繪師落筆的畫布,勾勒出數株迎風舒展的墨竹,隨著步伐邁出,竹影搖曳,伊人彷若自山水世界踏出,清麗而脫俗,寧靜以致遠。

  雖說是穿著有別,可服裝的形式與設計,基本上大抵是相同的。何況乎,江湖之中,以綠為衣,以竹為誌,如此打扮除了出身自南方瀟湘谷的門人,不作第二猜想。

  於前頭領路的女子名如其人,喚作鍾青凜,而隨步在後的,則是她的師妹墨妃娟。

  兩人不辭辛勞,跨越無數山河來到洞庭西山島,自然也是為了面見劍居主人,求鑄隨身兵器。

  可是不知為何,鍾青凜從下了客船以後,行色匆匆,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急躁,墨妃娟幾乎要追趕才能跟上師姐身影。

  墨妃娟調整好肩上背負的劍匣,終於說道:「師姐,妳的心亂了。」

  她的聲音就像一陣徐風,輕輕撫過湖泊,本是為了引出一圈圈漣漪,誰知道卻驚動了湖底魚主。

  鍾青凜速度不減,沉聲回道:「嘖,這我知道。」

  片刻後,她才帶著一股怒意,接著說道:「師妹,妳方才可有注意到船上那名蒙著雙眼的青年?」聽她的語氣,那股怒意似乎是針對她自身?

  墨妃娟點了點頭,平靜道:「是有留心一二。」

  今日清晨動靜鬧得如此大,她要不留心警覺也難。

  「他的年紀似乎與妳相差不了多少。」鍾青凜稍微放慢了腳步,好讓師妹能與自己並肩。那份怒氣似乎更盛了。

  「似乎是。」墨妃娟應聲道。

  鍾青凜擺頭看向師妹,神情緊繃,難以置信道:「雖然他氣息內斂,可今日早晨驚動妳我的那股沖天劍意,顯然是他所散發無誤。」說罷,她下意識地緊緊握住雙拳。

  她頓了頓,接著道:「此人年紀輕輕,便有如此劍道修為,著實可怕……我想,那傳得沸沸揚揚的《無痕劍》傳人也不過如此!」

  墨妃娟聽聞師姐這一番話,頓時恍然大悟,終於明白為何師姐的心思會亂至如此境地了。

  她沉吟了一會兒,選擇單刀直入,問道:「師姐可又是想起霞姑前輩了?」

  鍾青凜杏目圓睜,表情凝固,突然轉過頭去,沉默不語。

  果真如此。墨妃娟無聲嘆了口氣。看來前輩之死,確實在師姐心中留下深刻陰影。

  只不過霞姑無門無派,本是江湖散人一名,又是如何與瀟湘谷的鍾青凜有所牽連呢?這一切還得自瀟湘谷創立宗旨說起。

  北山納玄天,南谷藏瀟湘。

  瀟湘谷名氣之所以顯赫,不僅僅因為與玄天門並列當世正道棟樑,以除魔衛道為使命。瀟湘谷廣為人知的緣由,正是因為其建谷宗旨──為江湖俠女提供一處安身立命所在──因此,瀟湘谷自創建以來未曾收過男性弟子,門人清一色女流。

  闖蕩江湖本就不易,何況乎一介女子想要在這男人世界中力爭一席之地?由此來說,瀟湘谷之創建無疑是一劑強心針,為江湖女俠提供一處避風港灣。

  只是,總有人愛好自由,不願受門派拘束,為此瀟湘谷也未曾強迫每一名俠女都需拜入瀟湘谷門下,才能得到協助。如此做法,自然贏得諸多俠女敬重,甚至有不少女俠,在其晚年,彙整一生武學經驗,修練心得,贈與瀟湘谷,好讓江湖女輩,更上一層。

  而那霞姑便是其中一員。

  墨妃娟還記得,霞姑曾於瀟湘谷停留將近一年歲月,這段時間之內,與霞姑接觸最多的就屬自己與鍾青凜。不同的是,她只從霞姑身上學了一鱗半爪,鍾青凜則是幾乎承繼了霞姑改良過後的《引霞篇》,儼然成了霞姑的衣缽傳人。

  然而,霞姑死了。

  傳聞死於《無痕劍》傳人手中。

  墨妃娟至今記憶猶新,難以忘懷十多天前,鍾青凜聽聞霞姑死訊時的情況。

  鍾青凜沒有哭。

  但她倒是希望師姐哭出聲來,好好宣洩情緒,而不是壓抑自己情感,畢竟那模樣簡直比痛哭失聲還令人感到難過。

  從那天開始,鍾青凜便多方打聽《無痕劍》傳人的消息,評估雙方實力落差。答案是失望的,鍾青凜難以勝過《無痕劍》傳人,更有可能敗亡在其劍下……可她又怎能就此放棄?

  墨妃娟清楚師姊的性格,絕非輕言拋下執念之人。所以,鍾青凜才會在遇見那名盲眼青年時,變得如此焦躁。

  如果連一名盲眼劍客都能有如斯劍意境界,何況是傳聞中的《無痕劍》傳人?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寫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 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更保護作者與文章中人物的隱私,思書不只線上寫作方便,還可以整理文章成一本線上書,而且這些都是免費的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標籤: 三羽 x 12 長篇 x 10 擬把疏狂圖一劍 x 10 武俠 x 15

分享: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