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關於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關於《思書》


《卷一 潛鋒勿用》 第二章 客自瀟湘來(一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2018/12/01
10   0  


  晨光方好,水禽翼空,廣袤無垠的太湖之上,一片浩渺煙波,為湖光景色蒙上幾分羞澀之意。恨那不識趣的客船趁著清早,分水排浪而行,在湖面上迤邐一道道漣漪波紋,似要將沉沉未醒的天色喚醒。

  天亮不久,慕無徵便來到船首,與昨夜不同的是,他將六角劍架掮負在肩,似也知道船行將至目的地,顯得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  不知何時,月兒來到慕無徵身旁,無語相伴,只是迎著微涼的風,眺望煙波共湖水翻騰的風光。

  煙波漸散,視界越清,素來為世人所推崇的洞庭西山島,宛若一卷緩緩攤開的潑墨山水畫,呈現於眼前。

  「慕哥哥,已能見到西山島了。」月兒輕聲說道。

  「嗯。」慕無徵微微頷首。

  雖然他的雙眼仍不可見物,然而憑藉多次登臨的經驗,仍將眼前景色如實繪於腦海之中。

  西山島周圍,群山並起,山勢非高,卻是各有詭譎怪誕之處。難以想像,區區一湖之境,竟有七十二座山峰拔地而起,或名縹緲,或名靈岩,或名七子,或名天平……七十二座山峰,走勢不同,氣象不同。

  若是單一而論,諸峰矮小且無當,一隅之丘,何足道哉。可是環而視之,峰列如陣,環環相扣,跌宕起伏,缺一不可。

  可是,奇峰怪山在慕無徵腦海中構築而成後,便難留下深刻影子,逐漸黯淡隱去,於此同時,反倒有一道泉水自消退的山林中噴湧而出!

  泉水迅速濫漫延展開來,吞山沒林,終成一方水澤,閃動波光粼粼,暗有兵戈之氣透出。

  水澤畔,一座三層樓閣隨之拔地而起,閣中一碑如箭射出,轟然落於水澤百丈之外,碑上赫然以篆書雋刻「葬劍居」三字!

  正是:太湖抱西山,西山造奇峰。峰勢七十二,不如一劍湖!

  葬劍居景象鮮明化出,慕無徵無意識握緊劍架背帶,陡然凜凜劍意,沖天而生。

  銳利氣機驟現,月兒首當其衝,突然感到一陣心悸,呼吸也變得急促,圓滾滾的汗珠布滿額頭,紅潤的臉頰蒙上幾分蒼白之色。就當月兒搖搖欲墜之際,一雙帶有粗繭的手握住了她。

  「不要怕。」

  慕無徵平靜的聲音響起,內斂劍意,同時輸送一道氣勁入月兒體內,舒緩她的不適之感。

  月兒望著那護住自己的大手,點點頭。

  沖天劍意轉瞬即逝,卻是無可避面地驚動船艙內三人。

  兩名正在用膳的綠衣女子,受到凜然劍意刺激,不禁繃緊身軀,凝神歛意,抬頭往船頭方向望去。而酣睡正甜的楚天闊則是猛然睜開雙眼,從床鋪上彈起身,卻不幸遭被褥絆住雙腳,直接撞在牆上……

  那一瞬間的鋒利,正如斧鑿碧玉,在三人心頭留下難以抹滅之痕跡。

 
 
  客船一臨渡口,那兩名綠衣女子便急忙登島欲先行離去,卻在經過慕無徵身旁時,流露出難以掩飾的訝異之色。

  雖然慕無徵刻意收斂自身氣息,可她們還是察覺到與不久前劍意相似的氣息,這實在令她們難以接受,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與她們年紀相差不遠,怎能有如此渾厚凝鍊的劍意?

  於是驚訝之餘,更多是濃濃的警惕油然而生。

  兩女離去不久,楚天闊姍姍來遲,走出了船艙,只是臉上多了一塊瘀青。月兒出言關心,詢問究竟發生何事,可楚天闊是三緘其口,怎麼也不肯說個詳細,只是在看相慕無徵時,忍不住咬牙切齒一番。

  雙方幾句話罷,正欲作別,可楚天闊自揚州闖蕩而出,便是孤身一人,昨夜好不容易厚著臉皮與二人自來熟了幾分,怎能輕易放過,於是倡議一路同行,也好個照應。

  月兒聽了這理由,倒是覺得有些怪異,實在不知道前往葬劍居路上有什麼需要照應的?

  若是未到西山島前,路上確實易遭強盜、邪人攔路,免不了一陣兵戈相見,分高下也分生死。然而,既然已踏上西山島,她不認為有誰如此不識相,在島上鬧事。

  葬劍居傳承許久,甚至比《無痕劍》之誕生還要久遠,鑄造之術名揚天下,縱使江湖滄海桑田變幻,無數正道邪門相繼覆滅,斷了傳承,唯有葬劍居屹立不搖。

  於此數百年間,即使扣除減去那些早已消失的門派,蒙受葬劍居鑄兵、鍛兵、鍊兵之恩的江湖勢力仍不在少數,只要誰膽敢在洞庭西山島上鬧事,不必劍居主人發話,鬧事者自是難從正邪兩道圍剿下全身而退。

  也因如此,月兒反而覺得楚天闊這個說法有些好笑了。看來,楚天闊必然是第一次上葬劍居的,莫怪乎只知道葬劍居鑄術無雙,卻不懂得島上規矩,以及劍居主人本身影響力。

  慕無徵始終都沒有開口答應或拒絕,只是示意月兒該上路了。既然對方沒有明顯給出答案,楚天闊大笑幾聲,厚臉皮到底,跟了上去。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寫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 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更保護作者與文章中人物的隱私,思書不只線上寫作方便,還可以整理文章成一本線上書,而且這些都是免費的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標籤: 三羽 x 12 擬把疏狂圖一劍 x 10 長篇 x 10 武俠 x 15

分享: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