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《思書》


《卷一 潛鋒勿用》 第一章 月服與黑衣(二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10   0  
2018/10/17


  當月兒捧著藥湯回到房間時,房內之人早已醒來。那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,名喚慕無徵,身上穿著一件有些破損的黑衣,與乾淨明亮的屋內擺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慕無徵靜靜地坐在床上,雖然面向半開的窗口,雙眼卻沒有專注於此,更像在感受窗外的一切。清溪客棧一側鄰近蘇州城水道,仔細聆聽,可以清楚聽見河水緩緩流動,以及艄公擺渡時竹竿滑過河面的聲響。

  聽見開門聲,慕無徵擺頭朝門口看去,目光並沒有精準地落在月兒身上,反而偏差了落在門旁的木架子。

  月兒喚道:「慕哥哥,你怎麼不多休息些?」她關上房門,急忙走向前去。

  慕無徵搖了搖頭,視線竟然無法跟上她的動作,顯然眼睛出了問題。

  月兒來到床邊,拉了張椅子坐下,將藥湯遞到慕無徵身前。

  慕無徵下意識伸手要去接,卻撲了個空,險些碰撞到月兒的手臂,打翻湯藥。月兒見狀,連忙伸手抓起對方的手,確認藥碗已經被他緊緊握住這才鬆開。

  「謝謝。」慕無徵說道,也不管藥湯還冒著熱氣,一口飲盡。

  月兒看著這一幕,感到有些寬心,又矛盾地浮現擔憂之色。

  她猶豫了一會,終於說道:「慕哥哥,你的眼睛……?」

  慕無徵抓著藥碗的手垂放腿上,平靜道:「比起一開始的一片漆黑,現如今已能看見些模模糊糊的畫面。」他頓了頓,自嘲道:「雖然還是連湯藥都接不住便是。」

  月兒聞言,不經嘆了口氣。
  慕無徵再度望向她,雖然目光還是有些偏了,笑著說道:「別擔心,很快就會好的……再一些時間吧。」

  月兒低下頭,心忖道:月兒擔心的就是慕哥哥你的眼睛好了,又不顧傷勢了啊。

  她是知道的,廚娘以為慕無徵的眼疾比身上的傷還要難以治癒,卻不知道這些都只是一時之傷罷了,早晚都會好的──嚴重的是慕無徵外表看不出得內傷,那遠比眼疾及刀劍傷來得沉重與複雜,只是被他刻意壓制下來罷了。

  為何不肯等傷勢好轉,反而強行壓抑住呢?

  月兒自慕無徵拜入《無痕劍》門下時,便相伴左右,又怎會猜不透他的心思?

  兩百年前,無淵子與凌雲生於暮雲之巔一戰,當年兩大絕世劍招,《無痕劍》、《蒼雲變》似將分出高低。殊不知,最終結果卻是無淵子配劍斷折、凌雲生痼疾爆發,勝負懸而未決,延宕至今。

  身為無淵子的當世傳人,慕無徵自當以此為志,誓言再戰暮雲,一分當年勝敗。為達此目的,慕無徵走上了與無淵子同樣的道路,以《無痕劍》挑戰天下,證明昔日不敗之劍,縱然經過兩百年洗鍊,依舊立於不敗之地!

  此舉代價自當沉重。

  慕無徵依靠不符合年齡的渾厚根基硬撐,經常勝了一場,緊接轉戰下一場,體內傷勢不得片刻喘息之機,反而越加嚴重,終於在一個月前,慕無徵戰勝霞姑後,下山途中,內傷突然爆發,整個人暈死過去。

  月兒至今仍忘不了那一幕,如果不是她及時施救,恐怕世上早沒了慕無徵這人了。可即使如此,她的治療也僅僅是治標之法,無法根治他的問題。

  也不知道是幸還不幸,與霞姑決戰中,慕無徵被《引霞篇》傷了雙眼,意外失明,這才暫時放慢了步伐。若非如此,月兒真不敢想像,他究竟藥害體內的傷勢累加到何種程度,才肯稍稍停下腳步,稍微放過自己?

  或許該如廚娘想的,要是他的眼睛一輩子都不會好,也許才是好的……

  「月兒。」慕無徵突然喚道。

  月兒猛然抬頭,自沉溺的思緒中回過神來,詢問道:「慕哥哥,怎麼了?」

  慕無徵靜默了一會,斷然道:「明日便出發吧。」顯然,他還是不肯輕易駐足停留。

  「咦!這麼快?」月兒睜大眼睛,吃驚道:「慕哥哥的眼睛不是還需要時間恢復嗎?」雖然她不是專業於醫,可憑藉多年來研讀藥書的推斷,慕無徵的眼睛至少還要五、六天才能完全恢復,在此之前,為何不肯好好休息呢?

  「雛鋒劍刃幾乎全毀,葬劍居一行能快則快。」慕無徵給出了解釋。他頓了頓,接著道:「更何況,我承襲《無痕劍》至今已有八年,依舊仍無法完全掌握,為此我必須累積更多經驗,否則將來對上《蒼雲變》傳人,又能有幾分勝算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月兒張了張嘴,想要說些什麼,又不知該從何說起。

  慕無徵搖了搖頭,安慰道:「如果妳是擔心我的雙眼,放心吧,如果真的遇上危險,不是還有月兒的眼睛能借我一用?」

  聽到這話,著實令月兒感到高興,至少她的慕哥哥還是信得過她,願意將生命安危交付於她。可是換句話說,她的存在竟成了讓他不顧自身的理由,這不免使月兒心中產生矛盾。

  然而,望著慕無徵平靜無懼的臉龐,回想他苦練《無痕劍》的緣由,月兒怎忍心拒絕?

  掙扎許久,月兒終究點頭同意。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發佈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

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

文章資訊

本文摘自:
分類於:
標籤:


分享: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