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關於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關於《思書》


《卷一 潛鋒勿用》 第一章 月服與黑衣(三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2018/10/26
7   0  


  慕無徵與月兒離開清溪客棧,出了蘇州城後,便一路向西而行,直往葬劍居所在的太湖西山島。

  當此時節,春意正濃,和風徐來,四周瀰漫著一股清新的草香。沿路所見,林樹綠芽新抽,迎風輕顫,填補樹與樹之間空白的青草,彷彿被水洗過一般,無比鮮明,偶爾還有幾處點綴著各色花朵,替單調的路程增添幾分色彩。

  可惜,沿途景致就只有月兒能夠欣賞。

  慕無徵的眼睛尚不能長時間接觸陽光,更何況是正午時分的豔陽,索性便以布條蒙住了雙眼,全然將自身方向交給了身旁攙扶著他臂膀的月兒。不過,就算慕無徵的雙眼健全,這路上風景,也不曾入他眼底過。

  月兒陪伴慕無徵往來葬劍居不下十次,不曾見過他關心過路途風貌。

  他的目光始終放在遠方──秦嶺群山環繞間的暮雲之巔,兩百年前未解的勝負!

  月兒搖了搖頭,試著把思緒甩開。

  她不該這般想的。

  畢竟這個世界上,也只剩下她明白為何他會如此執著了。

  何況乎,早在八年前,月兒便以暗暗許諾,要陪伴慕無徵走上挑戰江湖之路,就如同昔日無淵子身邊,始終陪伴同行的那名小姑娘一樣。

 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慕無徵忽然說道:「歇會兒吧。」

  月兒愣了一會兒,這才反應過來,前面拐彎過處便有一家茶店,供往來行休息。原來他也是多少有留意的……

  也不知道今日吹的是什麼風,往常茶店最多也不過兩、三個客人,這時卻是座無虛席,忙得店小二都喘不過氣。

  月兒皺起眉頭,停下了腳步。

  「怎了?」慕無徵問道。

  月兒搖搖頭,說道:「沒什麼。只是今天這茶店人真多,竟然連一個座位都沒有。」她往周圍張望,笑著道:「不然慕哥哥,我們便在一旁樹下歇息吧?」

  慕無徵點了點頭,沒有反對。

  月兒領著慕無徵到樹下後,便往茶店內走去,買了一壺茶,要了兩個杯子。她回來時,慕無徵已經卸下肩上的劍架,倚靠著樹幹就坐。

  那是座奇異的劍架,外觀為半空鏤空的六角長體,內中劃分六格,每一格中儲放一口無柄劍刃,遠遠看去就像是掀了頂蓋的籤筒。奇怪的是,六口劍刃只有一口完好無損,其餘五口不是斷裂成半,便是劍刃上出現粗細不一的裂痕,彷彿隨時會碎裂成塊。

  月兒忍不住瞧了幾眼,無聲發出嘆息,這才坐了下來。她倒了一杯茶水給慕無徵,卻聽他說道:「妳先喝吧。」月兒聞言一個停頓,這才知道,原來慕無徵是顧慮到她才開口說要休息的。

  兩人便就著樹蔭細細飲著茶水,不一會兒,陶壺便見了底。

  月兒將茶具還了回去,正打繼續前行,只聽茶店裡兩名客人突然談論到一個熟悉的名字,拖住了她的腳步。

  坐在最外圍的吊眼男子,猛地拍桌,以聲音尖銳說道:「你居然不知道?霞姑的遺體幾天前被人發現了。」

  頂著一個大光頭的男子驚訝地說道:「在哪發現的?」

  「流光亭,胭脂山上。」吊眼男子加重語氣。

  「你是說霞姑領悟《引霞篇》的那座胭脂山?」

  「不然還有哪座。」吊眼男子以回憶地口氣說道:「一個多月前,霞姑與《無痕劍》傳人一戰後便沒了消息。這老太婆本就不出名,壓根沒多少人在乎,可沒想到在有消息傳出,居然已經死去多時!」

  光頭男子搔了搔頭,不解道:「怎麼聽你說得有什麼不對似的?」

  「當然有不對之處!」吊眼男子用食指戳了好幾下桌面,強調道:「霞姑是在與《無痕劍》傳人對決後死去的,難道你沒想到別的嗎?」

  「什麼別的?」光頭男子嘿嘿傻笑,惹得吊眼男子大聲嘆氣。

  「我真是敗給你了」吊眼男子咋了咋舌,說道:「《無痕劍》傳人出道以來,可挑戰了不少人,雪刀封嶺路性寒、劍偃風行柳在天、鐵槍橫峰雁南回……這些人也在戰後消失無蹤。原先不少人認為,他們是盛名負累,敗給《無痕劍》傳人後無地自容,自此退隱山林,可如今霞姑卻……」

  光頭男子靜默片刻,恍然大悟道:「你的意思是,他們不是引退,而是死了?」

 「可不是!一兩人萌生退隱之意還說得過去,可《無痕劍》傳人這一年來所戰也有十來人,怎麼可能這麼剛好通通約好隱退山林!」

  「但是《無痕劍》傳人都勝了,幹嘛還要殺了他們?」光頭男子仍是一頭霧水。

  吊眼男子兩手一攤,直言道:「我怎知道?人又不是我殺的!」

  「說來也怪可惜的。」光頭男子突然說道。

  吊眼男子瞥了他一眼,示意他繼續說下去。

  光頭男子嘿嘿兩聲,說道:「《無痕劍》傳人挑戰的這些人,幾乎都是無門無派,如果真的都死了,那他們所創的武學不就失傳了。」

  吊眼男子說道:「你說的倒是……不過霞姑的《引霞篇》失傳了也到好,我真想不透怎麼會有人練會瞎毀自己眼睛的武學?這不明擺著自殘嗎?」

  兩人說道這,關於霞姑的話題也就完了,轉而天南地北聊去。

  月兒好不容易從這消息中回過神來,連忙往慕無徵方向望去。只見慕無徵已將劍架上肩,靜默地站在樹下,彷彿對方才一切聞所未聞……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發佈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

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標籤: 三羽 x 12 擬把疏狂圖一劍 x 10 長篇 x 10 武俠 x 15

分享: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