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《思書》


《卷一 潛鋒勿用》第一章 月服與黑衣(四)


三羽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三羽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
5   0  
2018/11/02


  夜幕垂籠,缺月微星沉太湖。

  客船停泊於太湖之中,湖面一片寧靜,唯賸湖水流動之聲。

  慕無徵站在船首,單手拄著置地的劍架,蒙著布條的雙眼向著前方漆黑景色,也不知道是想要看見什麼?或是感應到什麼?

  月兒將手中燈籠掛於船首,靜靜站在慕無徵身後。

  橘黃色燈火為黯淡夜色帶來一絲光芒,燃燭努力驅散暗夜,形成一道溫柔光圈。然而,燈火再暖再亮,卻怎麼也無法照亮慕無徵一身黑衣。

  慕無徵的影子在燈火下拉長延伸,漸與船外黑夜融為一體,同樣寂然,同樣無聲。

  月兒咬著嘴唇,看著眼前單薄、冷清的沉默背影,不經憶起早前,慕無徵聽聞霞姑死訊之時,那無動於衷的反應。

  這著實令她十分……痛心。

  八年歲月猶未遠去,往事依稀如昨歷歷。

  月兒還清楚記得,當年她年少的慕哥哥,整日哭喪著臉,容易為周遭事物所影響,深陷黑暗之中不得見光明。可如今,那個悲觀少年消失不復見,竟已逐漸變作對外物難起關心之情的慕無徵。

  一切都因修練〈亡心訣〉之故。

  天下武學,皆有其相應相生之心法,〈亡心訣〉便是《無痕劍》之心法。

  所有心法存在之目的,不僅僅是為了成就絕世武功,更重要的是變化人心與性情。是以,習霸拳者,性直而情烈;習兩儀者,性潤而情淡。透過心法修練,使門徒理解宗門武學為何而創立,以及掌握武學核心精髓思想,達到由內到外的轉變,最終成就心與武合,意與式通的境界。

  〈亡心訣〉可以說是為了成就不敗之劍而存在,通篇主旨重於「忘」之一字,修練者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潛心投入劍式之中,心無旁鶩唯劍而已,故以……

  忘性無情,登峰造極!

  慕無徵在〈亡心訣〉修練上已達一定程度,是故霞姑死訊,無法在他心中掀起波瀾,彷彿這件事就像日升月落,尋常可見,又怎需要去在乎呢?

  月兒猛然搖頭,心忖:不對,慕哥哥並非冷血無情之人……至少他還在乎月兒的,還有卓姐姐的。的確,如果慕無徵心法真練至忘情拋愛境地,今日又怎會在乎她的感受?細細思來,慕無徵只是將目光放往未來,對於已然過去之事,甚至是現在之事,鮮少在乎,任如流水東去。

  奈何,慕無徵可以不在乎霞姑,但這不代表月兒能夠抱持同樣態度。如果事情真如同午時那兩名男子推論,與慕無徵決戰之人皆同霞姑一般身死,只是尚未被人發現,此事背後恐有陰謀暗中牽連。

  最直接的推論,便是有心人故意要栽贓嫁禍給慕無徵。

  可是慕無徵挑戰之人,彼此間並無一定關聯,甚至連月兒也不清楚慕無徵擇選對手的標準為何,那麼對方又是如何得知,進而採取行動?

  抑或說,對手是何人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令慕無徵坐實殺人罪名?

  若真如此,月兒又該如何是好?今日所見,她的慕哥哥並不在意背上罪名……

  也許我該去找那個人幫助……月兒抗拒地想著,思緒正發灼熱,身後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,打斷了她的思考。

  月兒回頭望去,她認得那人,是客船上除了自己與慕無徵外的三人之一。

  緩緩走來的是一名二十多歲,衣著華麗的公子哥兒,那人神情溫潤,眉目猶帶七分英氣,嘴角咬著三分笑意,手中紙扇隨步輕搖,一派文人雅士作風。

  「小生有禮了。」華衣公子合起紙扇,行了一禮,說道:「良辰美景如斯,不知小生是否有幸,同二位欣賞此夜此景?」

  月兒抬頭望了一眼夜空,搖頭說道:「風月本無主,公子隨意便是。」她倒是想不通透,今夜月殘如鉤,星淡似螢,竟有人稱良辰美景?

  「倒是小生多慮了。」華衣公子尷尬一笑,顯然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回應。他刷的一聲打開紙扇,輕輕搧動,自述道:「小生楚天闊,不知姑娘與這位兄臺如何稱呼?」

  月兒一陣沉默,細細思索著:慕哥哥出道以來,一直以《無痕劍》傳人自稱,名姓未達江湖,如今霞姑死訊遍傳,我是否該隨意告知他人慕哥哥名姓?

  她沉思片刻,轉念一想:《無痕劍》傳人也好,慕無徵也好,只要慕哥哥不放棄劍決,終有一日,名字自會傳遍江湖,我此時隱瞞又有何用?

  只是,楚天闊這名字她似乎在哪聞過?

  月兒終於開口說道:「小名月兒,這位是家兄慕無徵。」

  「原來是慕兄弟與月兒姑娘。」楚天闊向慕無徵點頭致意,可慕無徵卻是不動不言,彷彿壓根沒聽見楚天闊的話語。

  楚天闊又尷尬地笑了笑,急忙轉移話題,問道:「兩位欲登西山島,莫非也是要上葬劍居?」他顯然是瞧見了慕無徵手拄的劍架內,兵刃殘缺,以為也是要去那葬劍居求鑄兵器。

  月兒皺起眉頭。楚天闊顯得有些自來熟,說話也是直來直往,完全不在意是否探到他人隱私之處,令她感到有些頭疼。

  楚天闊見狀,察覺了自己不是之處,連忙擺手說道:「對不住,是小生唐突了。」

  月兒抱歉道:「此事關乎家兄,月兒不好置喙,還請見諒。」

  「原來如此。」楚天闊點了點頭,突然說道:「不瞞兩位,小生便是要往葬劍居而去,請劍居主人替小生打造一對趁手兵器。只是聽聞劍居主人喜怒無端,性情無端,也不知此行是否能成。」他語氣誠懇,神情專注,並不像是在說謊。

  對於初次見面之人,他也太過自來生熟了。

  月兒回憶他口中所說劍居主人,確實是名難以捉摸之人,只不過……她望向楚天闊面容與他手中紙扇,在腦海中搜索一番,終於有了印象。

  她思索了一會,揀選言語說道:「劍居主人雖然喜怒無端,但素來愛才,相信楚公子的扇劍雙藝定能得劍居主人青睞,為楚公子鍛造合身兵器。」

  楚天闊聞言,身軀猛然一陣,詫異之情布滿臉孔,公子風度再難維持!

  這也難怪,從頭至尾他不曾顯露武學路術,更不曾運氣行功,居然還被月兒一語道破來路,怎能不令他心驚膽戰?

  如果識破之人是立於船首的慕無徵便罷了,畢竟對方身上散發一股凝鍊氣息,顯然也是江湖中人。可惜慕無徵雙眼似乎傷了,自己又不顯山水,縱然雙目未損,又該如何識別?

  然而,看出他來歷行藏仍然被識破,看破之人居然還是分毫沒有武學基底的月兒,著實難以置信。

  月兒見楚天闊反應,自知其心中波瀾,解釋道:「不瞞楚公子,四個月前胡寇在揚州歸案之時,我兄妹倆正好行經在揚州,知悉不少情況,這才推想楚公子來歷,沒想到一語中的。」

  「原來如此。」楚天闊愣了愣,才反應過來,搧了搧紙扇驅去滿臉熱氣。

  難怪乎,他雖然逮捕劫掠揚州婦女的淫盜胡寇,可自認不過一時之名,難以聲聞江湖,驟然被人認出,自當奇之怪之。不過,若是正好身處揚州,有所聽聞也是自然的了。

  就在此時,慕無徵忽然轉過身來,蒙著布條的雙眼直向楚天闊。

  只聽他一字一頓,認真說道:「秋扇劍捐,慕無徵等你!」

  月兒驚訝地抬頭望向慕無徵,她自然知曉這番話的含義,感到十分意外。

  至於當事人楚天闊則是如墜五里霧中,一陣莫名其妙。然而,他卻清晰感覺到對方隔在布條之後的目光,宛如一柄絕世名鋒朝自己射來,似要將他貫穿通透。

  那是意思分明是……


  邀戰之念?!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發佈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

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

文章資訊

本文摘自:
分類於:
標籤:


分享:
關於作者

  你好,不才在下兼劣生是三羽。
  從小受布袋戲影響,喜歡詩,喜歡詞,喜歡故事,於是想建立一處狐說八道、置放小說、詩詞、有的沒的怪文章的集散地。喜歡狐狸,曾經有段時間以「羽狐」當筆名,如今覺得三羽比較順口;當然,兩者合稱為三羽夢狐生也是不錯。此外,任性的在寫詩詞時,以「於南」自稱。簡言之,就是個搞得自身混亂的怪人。
  出沒蹤跡:二維秀、FB粉專抱大腿的魚璣懶洋洋,青紅飄飄找廟祝,約翰走路於南優肯嚎叫中、狐焉不詳、PENANA、英雄故事、艾索比。
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