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 說心事 政治時事 生活 運動 汽車 機車 自行車 相機 科技 理財 旅遊美食 娛樂 健康 美麗時尚 人際關係 文學故事 《思書》
吃喝玩樂 《思書》


「船」之錨─第二十四章 未來


妄翔
來關注...
關注/停止關注:妄翔
關注有什麼好處?:當作者有新文章發佈時,「思書」就會自動通知您,讓您更容易與作者互動。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你就可以關注本作者了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讓你寫作不再受限,討論更深入真實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
6   0  
2019/05/21


泰虎似乎感應到了危險抬起頭,就看到黑貓抓著手術刀站在門口,背著光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「嗯?黑貓妳驗屍的怎麼樣了?」泰虎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,總之先關心一下她好了。
「泰虎。」黑貓一邊說一邊靠近。「手伸出來。」
「嗯?」泰虎疑惑著伸出手,完全來不及反應手直接被黑貓拿手術刀戳了!「欸!」
隨著手術刀劃過,泰虎發現自己的血液緩緩的從傷口中流了出來,但好像,哪裡怪怪的?
「欸?我的錯覺嗎?」泰虎抬起頭想從黑貓那得到她的看法。「感覺這血流的速度?」
「不是錯覺,你看我的手。」黑貓搖頭,臉上滿滿的絕望伸出自己的手,同一個位置上傷口還沒包紮。「格蘭呢?」
「怎麼了?」聽到自己的名字,格蘭從棉被堆中抬起頭來。
「伸手!」看他滿臉睏意,黑貓連解釋都懶了直接讓他伸手。
「什麼?」格蘭一臉茫然。
「伸手!」黑貓提高了音量。
「啥?」雖然還是一臉蒙,至少這次格蘭有聽懂她在說什麼,茫然地伸出手,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黑貓直接拿手術刀戳了一下。
「欸妳幹……什麼?」格蘭原本想生氣,可抬起頭看到黑貓臉上恐怖的表情盯著自己的手,不由困惑的低下腦袋。
「看血。」黑貓提醒,三人一起看著格蘭的血液緩緩從傷口中流出,再看著自己手上的傷口,黑貓問了不是問題的問題:「你們覺得正常嗎?」
「太慢了吧?」格蘭腦袋還沒開始運轉過來,只覺得這狀況不對。
「對。」黑貓幫忙補充提醒:「異常的慢。」
這東西毫無懸念的是從自己的身體裏頭流出來的,這東西看起來很像是血液,但這東西完全不像是血液,才想到這裡泰虎的腦袋開始打結,完全不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阿!
「就像。」黑貓吞了口口水,一個字一個字的擠出來。「今天割開的是血漿袋一樣,不是人體,而是血漿袋。」其他代表的意義太多,而且說出來沒有意義只會讓大家更恐慌而以,三人不約而同地壓抑著自己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衝動,一股恐慌感揪住了心,讓人想張大嘴巴發出尖叫,看著同伴才能免強壓抑自己。
看著手上的傷口,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心理因素,竟然一點疼痛也感覺不到,最開始起疑的黑貓已經非常確定,這跟房間外頭那具「屍體」一模一樣,怪異的血液顏色、流速,再想起克萊兒剛出房間時候那怪異的姿態,自己……難道也會變成那個樣子嗎?
「你們,覺得,我們是不是跟外面『那個』,一樣?」黑貓伸出手指頭往外一指,不用說明白大家都知道她在說的是什麼,更加巨大的恐慌感直接襲來。
「不是……吧?」格蘭張大了嘴巴。
「應該是?」泰虎已經不知道自己該用怎樣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事實,只能機械式的運作著腦袋後回答。
「但我們的血。」黑貓低下腦袋努力的運轉自己的腦袋,努力的思考。「不像正常活著的人類,應該說,我們真的有活過來嗎?」
「也許,Luna會知道些什麼?」一想起復活這件事情,唯一一個跟他們說復活的人只有Luna,泰虎馬上想起她。
「就算知道,她們會說嗎?」Luna的上司是卡爾,如果Luna知道那卡爾肯定也知道,問題在於他們如果肯說出真相,一開始就不會撒謊了,格蘭認為想撬開Luna的嘴巴並不容易。
「但總比沒問,一直猜測好,打給Luna吧。」黑貓略帶著焦躁開始按著手上的手錶,泰虎卻在這時候猶豫了。
「恩……那個。」聽到他欲言又止,黑貓抬起頭,收到黑貓視線的泰虎想了想還是說了出口:「身體的異狀,也許跟那本日記本裡寫的事情有關。」
「那,我還播嗎?」黑貓指了指手中的手錶,示意是否需要先把電話掛了。
「播吧。」泰虎還是無法理清楚該怎麼說,想到黑貓看到心臟的異狀,無法決定之下還是不阻止她的行動,然後轉向另一個同伴。「格蘭,你先看看那日記?」
「嗯?什麼日記?」格蘭一臉茫然看著泰虎,找到日記那段時間他還昏迷著,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。
格蘭還不明白,黑貓的電話已經被接起來了,現在時間是凌晨五點快六點,而電話已經響了快一分鐘,電話對面傳來聲音:「你好,我是Luna,我還沒醒來拜託晚點再打電話給我。」
「呃!Luna的語音說還沒睡醒。」黑貓愣了愣,抬起頭問其他人。「那個,我們要不要去小屁孩那樓,確認其他人在不在。」
黑貓發現沒人回應轉頭,恰好聽見泰虎正在跟格蘭解釋:「在你睡著的時候,我們搜索了一下這房間,在裡面找到的日記,裡面大概寫的是,是我們現在在遙遠的未來,這件事。」
「遙遠的未來?」格蘭震驚的重複,而黑貓整個人愣住了。
「就像科幻電影那樣。」怕格蘭聽不懂,泰虎換個方式繼續說。
「Excuse me?」黑貓終於反應過來,發出困惑。
「什麼鬼?」格蘭理解不能。
「未來是,那個未來嗎?還是你說成了初音?你到底在說什麼?我們穿越了?」黑貓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沒停過,但得到的只有泰虎兩手一攤:「日記上是這樣寫的。」
「不對,穿越了的話血也不會是這樣。」黑貓猛搖頭,一旁聽到這件事情後除了一開始的震驚,馬上開始思考的格蘭突然認真假設:「如果說,是在北極裡面被挖出來呢?畢竟,在出現在這裡之前,我們不是……」落入了北極冰隙?
「但那封信?」黑貓馬上想到了問題點,自己的信件就算了,別人收到的可是手寫信件,字跡怎麼過了這麼多年後被做出來?
「字跡……」黑貓這一說,格蘭馬上也想起了最重要的證據,一開始讓他們相信這裡是醫療機構的那個證據。


喜歡作者的文章嗎?馬上按「關注」,當作者發佈新文章時,思書™就會 email 通知您。

思書是公開的寫作平台,創新的多筆名寫作方式,能用不同的筆名探索不同的寫作內容,無限寫作創意,如果您喜歡寫作分享,一定要來試試! 《 加入思書》

思書™是自由寫作平台,本文為作者的個人立場與意見。


文章資訊

本文摘自:
分類於:


分享:
關於作者

妄翔,喜食奇幻,偶爾跑TRPG。

電子書:《是神闖的禍》、《勇者/宅男大叔的使用指南》
實體書:《妄翔拔除師》
FB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DelusionsSoar/




參與討論!
×
現在就加入《思書》,馬上參與討論!
《思書》是一個每個人的寫作與論壇平台,特有的隱私管理,用筆名來區隔你討論內容,讓你的討論更深入,而且免費。 趕快來試試!
還未加入《思書》? 現在就登錄! 已經加入《思書》── 登入